×

调教男奴 男m小说 男仆被主人的各种调教 电击捆绑调教 调教男m

未来世界的男奴13 一根巨大而黝黑的十字架上钉着一位无力垂首的老妇人 衣不蔽体 浑身血污

don don 发表于2022-04-07 09:25:17 浏览3325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如果不戴浸润面具看城外,世界应该是灰色的,死气沉沉。

当然,不是说戴上浸润面具之后,城外就不死气沉沉了,这只是一种迎合人们的,虚伪的安全感,就好像小孩子总喜欢躲进被窝里,认为被窝是自己牢不可破的城堡,事实上被窝除了在过家家之外,都显得不堪一击。

浸润面具也是如此,虽然商家宣传时总是说它能过滤99.55%的辐射颗粒,戴上一个面具,生活一片清新云云,但其实大家都知道,它的作用是过滤掉99.55%的智商,给人以虚无缥缈的心理安慰。

此刻卢娜也戴上了这样的面具,她和苏扬已经走到了城边,再过一个卡哨便可以出城。

正如前文所说,浸润面具是可以选皮肤的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易容的功效,尤其是对有钱人来说。

★[国产]精品捆绑视频 点此购买

比如说苏扬,他没钱,以至于唯一的皮肤是默认的出场设置——已故明星48号款。但卢娜则不一样,一路上走走停停,几乎把商城里的皮肤买了个遍,本着不求最好,但求最贵的消费心理,最终选择了一个呆呆的猫头。

大家可能不理解猫头皮肤为什么这么贵,甚至比人的还贵,这主要是因为猫这种生物已经灭绝了,而人没有;如果是人灭绝了而猫活了下来,那么想必我们会看到一群猫带着人面具来纪念我们人类——核爆末世前最爱它们的物种。

于是我们便可以看到滑稽的一幕,戴着猫头的人反而站着自由行动,披着人脸的却只能爬着尾随其后,仿佛一个硬核的科幻笑话般进入了出城的岗哨。

与其说是出城岗哨,其实就是在城外圈了一块空地,两名帝国护卫把守着,检查过往行人的证件。

但今天的岗哨似乎有些不同,在空地的正中央,有一块四四方方凸起的台阶,台阶上竖着一根巨大而黝黑的十字架,十字架上钉着一位无力垂首的老妇人,衣不蔽体,浑身血污。

卢娜不禁颤抖了一下,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位老妇人是谁,苏扬也跟着抬起头来,他觉察到了卢娜的不安。

一旁的广播里,正循环播放着老妇人的罪状,排队的人群里也在传颂着更为通俗易懂的版本:

原来这位老妇人就是叛逃的帝国护卫kael的母亲,她虽然身居高位,但正是因为她的纵容和以权谋私,才导致城市防护罩被kael一脚踢开,现场死伤数百人不说,整个城市的人民都遭遇生存环境危机。因此按照要求,每个帝国子民都必须视之如仇敌,将其生吞活剥而后快。帝国法院为彰显帝国律法无私,特批处以极刑,每个进出城的人都必须割她身上一块肉,直至浑身上下无一块整肉,方可准其毙亡。

“原来就是她呀,生了儿子居然还能再城里当大官,社会的垃圾,文明的蛀虫!”一个金发碧眼的浸润面具挽起袖子,抓着刀便冲上台去,切肉刀旁的数字又往上翻了一格,304。

老妇人没人形地挂在十字架上,既白,又干瘪,像纸糊的破灯笼,两道牦牛尾吧似的头发从两鬓垂下来。

她看见有人过来,几乎鼓起了所有的力气,恳求道,“小姐,行行好吧,小姐,多割一点,让我快点结束。”

城外的天空是灰色的,死气沉沉。

也可以说,城外的一切都是灰色的,除了这个老妇人。

殷红的血从新伤口里不断涌出来,她疼得只能喘出半口气,不断用头撞击着十字架,咚,咚,咚,每一下都叩击在所有人的心扉上,终于,在不知多少下时昏死了过去。

按照审判,这位老妇人的的确确是被判了死刑,但按照审判,她又的的确确还不能死,因为她身上还有许多完好的肉,不符合死去的条件。

于是一名帝国护卫走上前,将一支淡蓝色的药剂推入她的静脉。

随着一大口的喘气,老妇人又弹跳着立起来,随之又痛得咧起嘴来,她的眼泪混合着血水往下流淌,身子向前倾探,以卑微的姿态渴求着帝国护卫,希望她能一刀结果自己。

可是帝国护卫只是找来一段绳索,将她的脖子固定住,这样,她再也没有办法撞晕自己了。

从小到大,因为在城外长大的缘故,苏扬见识过不少死亡。有的是被野兽吃掉,最后只能找到半个身子,有的是被辐射过多,全身溃烂呼吸衰竭。

这些生命的消逝苏扬都能理解,但他不能理解为何可以既要一个人死,又想方设法不让她死。

这样扭曲的命令让一切都出现了倒错,本来哀求着生的,现在哀求着死,本来是刽子手的,现在却成了医护兵。

这像是小鬼在做法戏弄死神,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,这种行为应当已经被视为对生命的最大的不敬。

念想间,已经轮到了卢娜。

卢娜拿起刀,紧握着,缓慢地走到了老妇人身前。

老妇人已经再没有一丝力气,气若游丝地重复着之前的话,“小姐啊,小姐啊,行行好吧,多割一点吧,让我快点解脱。”

卢娜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站在老妇人面前。

过了很久,老妇人终于勉强抬起了头。卢娜摘去了浸润面罩,脸上早已经爬满了泪痕。

“奥,是卢娜小姐啊。”老妇人强撑起自己的身子,“把面罩戴上吧,不要心软,做你该做的事。”

“这一切,值得吗?”卢娜问。

“如果你仍在问这样的问题,那么我的死便一文不值;如果你能让我看到更坚定的眼神,卢娜小姐,我便愿意去承受比这更残酷的一切。”说到这里,老妇人又颤颤巍巍地瘫软下去,“如果我是你,而你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,卢娜小姐,我会毫不犹豫地割下你的肉的,然后把你流的血牢牢记在心里。来吧,你还有很多事要去做,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虽然很不愿意承认,但举起刀的卢娜此刻也沾染上了城外的灰色。

随着卢娜的脸慢慢隐入面具,老妇人竟发出非哭非笑的怪嚎来,由于她的怪嚎,我觉得,城市里也变成了和城外一样的灰色。

下一个,是苏扬。

他拿着刀,像在逃避什么,不敢看眼前的老妇人。

“先生啊,抬起头来”老妇人说,“你的力气要大些吧,求你了,一个将死之人的最后的请求,割一大块,一大块。”

苏扬浑身都禁不住打了个冷颤,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称呼为“先生”。应该说,整个帝国都没有人敢用这个词语,它位列所有禁用词之首。

但人之将死,谁还在乎这些禁忌呢?由此看来,禁忌并不可怕,不过是用来约束贪生怕死之徒的符咒,当一个人看穿了生死后,符咒便会失效,那时即便她身上全是枷锁,她也不会再受到任何禁锢。

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喊苏扬“先生”,这让苏扬生出了一些感动,也让他更下不了手,去切下这一刀。

他踌躇着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先生啊,你是卢娜小姐的护卫吧,”见苏扬迟迟不动手,老妇人又开口说话,“卢娜小姐看中的人,想必勇武过人,不知道你敢不敢对准我的脖子,一下,让我解脱所有烦恼。”

“当然,这么做可能会给你招致许多麻烦,只能算是我的不情之请吧,”老妇人又垂下去,“我想,卢娜小姐的护卫,也许有这样的胆魄。”

听到这话,苏扬竟“啊”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。

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苏扬,毫无疑问地,是懦弱。他善良、诚恳、踏实、努力,但是也懦弱。

所以面对着老妇人期待的眼神,苏扬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,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,对着老妇人磕了两个头,感谢她称呼自己为先生,接着飞快地对着自己的手臂砍下一刀,将自己的肉投进了验收器里。

他知道,即使自己不砍这一刀,下一个人也要接着砍,老妇人的痛苦并不会因此减少,但他就是无论如何,都无法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砍出这一刀。

他情愿砍向自己,他情愿自己掉下一块肉来。他不懂什么大道理,不懂什么国家、政治、律法,他只知道,辐射之地里最凶残的猛兽尚且不会同类相残,而身处文明世界的人类们,却总是做出他看不懂的事情来。

虽然老妇人期待的眼光还是暗淡了下去,但终归对苏扬的善良报以了一丝微笑,“先生啊,我很感激你的良善,但是光凭善良是保护不了卢娜小姐的,你这样的表现,让我又不免对卢娜小姐产生了一丝担忧。”

苏扬紧紧按着伤口,血顺着指缝渗出,“我并不担忧,卢娜小姐跟我说过,我是不会看到她遇险的,当她遇险时,意味着我早已经交出了自己的生命。所以,我只需要挡在她身前就好。”

看到苏扬从出城岗哨走来,手臂上血迹斑斑,卢娜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。破天荒的,卢娜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让苏扬去旁边处理一下伤口,自己在这里等他。

苏扬一边包扎,一边恭敬地问卢娜要出来玩多久,会不会回去的时候还要再割一次肉。

卢娜不忍心再欺骗苏扬,于是望着很远的方向说,“你果然愚笨,从我特意取下你身上的定位装置你就应该发现,其实我不是出来玩的,我带出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现在城里应该已经乱成一团了,所以某种意义上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我们要去利热,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,只有到了那里,一切才有转机。”

更多 免费绳艺捆绑调教小说合集 点此品阅

相关文章

同好留言

访客